無奈的家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可以發洩情緒的地方

可以發洩心情

不受約束
  • 4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認識肢端型黑色素細胞癌--重要

認識肢端型黑色素細胞癌--重要 惠今年才二十六歲,是一名國中老師。一年前的盛夏,她來到我的門診。 第一次見到她,我就被她特殊的氣質所深深吸引。她總是面帶笑容,笑得比夏日午後的陽光還要燦爛。 她脫下右腳的鞋子問我說:「陳醫師,我腳底長了一個黑色的痣,不曉得有沒有關係?」 我仔細的看著她所指的地方,有一個直徑大概八厘米大小的黑色丘疹,邊緣雖然還算規則,可是顏色卻有點斑駁。 「這長多久了?」 「有好一陣子了,我想說應該沒什麼關係;而且長在腳底,覺得給醫生看不太禮貌,我就一直沒管它。 是最近和學生一起打球時扭到腳,校醫幫我纏繃帶時發現的。她堅持要我一定要來檢查一下。 「這個最好切掉送病理檢查比較好。」小惠聽到我說要切除,顯得有些遲疑。 經我一番解釋之後,她才點頭答應。 這是一個門診小手術。在局部打一針麻醉劑, 大約十五分鐘就完成了切除和縫合。 我和小惠相約兩個星期後看報告。為了避免她無謂的擔憂,我對可能發生的事情,並沒有講得很清楚,接下來的兩星期,我獨自默默的替小惠祈禱,希望病理報告只是一個黑痣。 很快的兩週過去了,小惠又帶著她標準的笑容出現在我的診間。 面對她的笑容, 我前一天晚上一夜未眠反覆思量所準備的說辭,卻始終說不出口。 當然,最後我還是對她說出了皮膚科醫師最不願對病人宣告的六個字『黑色素細胞癌』, 並且仔細的解釋它背後所代表的涵義以及一些即將到來的挑戰小惠聽完這些話,還算冷靜; 她只是靜靜的聽著。接著和她討論住院要做的全身電腦斷層及骨骼掃描時,她也只是點點頭,一言不語。 當我說完停下來,小惠和我就這樣無言相對的坐著。凝重的氣氛,彷彿凍結了診間的時空..... 隨後的蟬鳴聲,打破了寧靜,也讓這忙亂的人世,繼續滴答滴答的走下去? 那天是我最後一次見她的笑容。接下來,一連串的黑色追緝,就在你我都希望有美好結局下展開。 經過精密的檢查,腫瘤並沒有任何轉移的跡象。 根據這個令人略感欣慰的結果, 小惠又進了一次開刀房;我們將原來已經切除腫瘤的部分,做一個更大的切除。 這樣做是為了確保不放過任何可能已經游離出來的壞細胞。 整個過程,相當順利;在論及婚嫁的男友陳先生的悉心照料下,她顯得相當堅強。 接下來的六個月,小惠固定回門診追蹤;每一次她總會帶來一些自己在醫學期刊上所到的資料和我討論。 六個月過去,她幾乎成了黑色素細胞癌的專家了。 只是, 當她懂得越多時,她越不肯答應陳先生的求婚‧‧‧‧ 在過年前夕,小惠忽然面帶不安的出現在我面前,比預定回診的日子,早了半個月。 「陳醫師,我在右邊鼠蹊摸到了一顆淋巴結。」我馬上為小惠安排檢查。 結果,斷層掃描顯示,除了摸到的這一顆,深部還有兩顆淋巴結。 就這樣,小惠在大家逢人就說恭喜的大過年裡,住進了醫院。 過年期間,醫院總是一片死寂,每天只有從15樓的憂暗角落,傳來陣陣的啜泣聲。 小惠終日以淚洗面;因為,當我們進入開刀房將鼠蹊劃開時,一粒粒黑色的淋巴結嘶牙裂嘴地對著我們笑著,恥笑著醫學的無能。 十天過去,小惠和陳先生和我告別。 經過討論,她們決定放棄化學治療,尋中醫的協助。 我沒有多說什麼,因為我知道化療對黑色素細胞癌的反應不好。 我只有獻上最深的祝福。當了醫師這麼久,我體會到一件事,只是祝福,有時候真的沒什麼用。 就在一個月前,也就是他們離開的半年後,小惠被送到了急診。 轉移到肺部的癌細胞,已經讓她喘不過氣來; 看著她挺著裝滿腹水的肚子,水腫到有點變形的雙腿,我只能和陳先生默默相視。 轉上來病房沒多久,小惠終於陷入昏迷。她始終沒答應陳先生的求婚。 但是,一向順著小惠的陳先生,還是在隔天的清早,從口袋中拿出了準備了好久的戒指,緩緩的幫小惠戴上‧‧‧‧ 這是小惠對抗「黑色素細胞癌」的故事,一個感人的故事。 但是,故事中說的「黑色素細胞癌」你聽過嗎?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接著請看看民國九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的慈濟新聞: 致命惡性黑色素癌 當心手掌腳底黑痣 六十歲的賴先生從就診到死亡,只活六個多月,六十三歲的王太太從就診到死亡,只活四個月,他們都罹患惡性黑色素癌,或稱黑色素瘤,這是所有惡性皮膚癌中最惡毒的一種,較少見但死亡率最高,通常會擴散到其他組織或器官而致命。 六十歲賴先生的黑痣長在腳後跟,因為疼痛而去診所就診一年多,但情況一直沒有改善,而且黑痣周遭慢慢形成傷口、皮膚潰爛,並且潰爛的面積越來越廣,經切片證實罹患惡性黑色素癌,大約已是第三、四期,雖然緊急將腳後跟組織切除,但癌細胞已深入體內,術後兩、三個月賴先生就因癌細胞擴散至淋巴與肺部而往生,距離初次至慈院就醫只有六個月的時間。 六十三歲的王太太在第三根腳指頭末端發現一顆痣,並且慢慢變大,因為會疼痛而以為是得了雞眼,至花蓮某家醫院切片檢查,但傷口一直未癒合,至花蓮慈院檢查時,整型外科主任李俊達懷疑為癌症,經切片檢查後發現為惡性黑色素癌,雖然馬上開刀將第三腳指切除,但為時已晚,癌細胞很快移轉至肝臟、肺臟,四個月後就往生了。 花蓮慈濟醫學中心整型外科李俊達主任表示,惡性皮膚癌分為基底細胞癌、麟狀細胞癌、與惡性黑色素癌,而惡性黑色素癌是最令人聞之色變、死亡率最高的,通常被發現時已是末期,而這個每年造成六千八百個美國人死亡的可怕疾病,在華人社會中不常發現,但一旦罹患了惡性黑色素癌,卻非常容易造成死亡:而其中肢端型黑色素癌,長在手腳末端,包括手掌、腳掌、甚至指甲以及指縫,是快速奪走生命的凶手。 一般而言,皮膚癌都與日曬有關,雖然日光可以幫助人體製造維他命D,但也會產生皮膚曬傷、老化、出現曬斑等種種缺點,而罹患惡性黑色素癌的原因與人種、家族史、巨大型黑痣突變、普通痣突變有關。根據統計,白人較喜歡曬日光浴,但沒有足夠的黑色素保護,容易得皮膚癌,而黑人較不容易得;如果孩童身上有二十公分以上的巨大黑痣,有十分之一的機率會造成突變,應儘早割除,再者,小時候有曬傷脫皮過或容易曬傷脫皮的人也要小心,因為在紫外線照射下容易造成細胞突變。根據流行病學研究發現,間隔性的強烈日曬比長期連續的日光照射(如勞工)更容易導致黑色素瘤。 由於東方人的黑色素瘤好發於手腳部位,而且黑色素瘤初期看起來就像黑痣一樣,所以腳底長黑痣的人必須要特別留意,而且惡性黑色素癌是一種皮膚原發的惡性腫瘤,非常惡性,容易在早期時便由淋巴轉移,而且對於化療、電療、放射線治療反應並不良好,所以根除黑色素瘤的最好方式便是及早發現及早治療,第一、二期的病患十年存活率高達百分之七十,第三期(轉移至局部淋巴結)的存活期平均三年,而第四期患者的存活期只有一年左右,如果癌細胞已轉移至內臟器官者更短。 有些民眾的除痣方法是到路邊的攤子用腐蝕性藥水或藥膏點痣,這種方式常因濃度控制不當而留下疤痕,而且黑痣組織沒有送病理化驗,無法得知點掉的黑痣是否為良性,李俊達主任曾有一位病患至路邊點痣,但點痣後的傷口一直未能痊癒,病理化驗後才發現罹患皮膚癌,所以最安全的方法還是應至醫院讓醫師檢查過再點痣。 李俊達表示,每個人身上平均有十五顆痣,普通痣病變的機率不高,但也不能疏忽大意,黑痣病變成黑色素瘤的前兆有ABCDE四點要留意: A (Asymmetry)不對稱性:痣的兩邊不符合 B (Border)邊緣:不規則 C (Color)顏色:不均勻 D (Diameter)大小:直徑大於六公釐 E (Elevation)隆起 另外如有流血、潰瘍、疼痛的情形出現也要立即就醫檢查。 除了注意身上黑痣的變化外,也要注意防曬,減少接觸陽光,可降低罹患皮膚癌的機會,尤其是早上十一點至下午三是是陽光最猛烈的時間,如要出門,一定要做好萬全的防曬措施,另外也要避免曬日光浴。 這樣的故事或是新聞,平常或許看一看就砍掉了,或是讀過就忘記了,但是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你的週遭,看到這樣的故事或是新聞,你還會不為所動嗎? 原先以為這只是一種稀有的案例,不會發生在自己的生活中,但也因為稀有,所以格外的致命,所以大家平時真的要多多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才是真正的財富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